是全球第一个无桩共享平台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6-17 15:48    次浏览   >

黄波认为,应根据不同的产品和服务的属性,选择不同的方式进行共享物品的规范和管理。有些产品可以由企业生产、政府供给;有些产品可以企业生产、供给,政府提供制度环境作为配套,并对市场主体进行监督和约束;还有些产品可以让政府、企业、社会三方面合作供给,互相弥补缺陷,形成合力。

ofo小黄车首创“单车共享”模式,是全球第一个无桩共享平台。今年1月,ofo小黄车运营团队入驻重庆,将沙坪坝区西部新城作为投放区域,截至2017年5月底已投放4万余辆自行车,线下维护人员多达百余号人。

随着共享的项目越来越多,人们慢慢发现,所谓的共享并非看上去那么美:过量投放、无序停放的共享单车带来了新的拥堵,占用、破坏等行为时常见诸报端;共享雨伞投放没多久就丢失了不少,如何管理成了新难题……

免责声明:

李国 实习生 吴长飞

此外,更多的“共享经济”创新模式正在重庆紧密锣鼓地布局。为了解决国内节假日出行景区一房难求,淡季旅游房又大量闲置的问题,重庆通宿科技公司开创了一个“信用住宿”模式。

但是,共享经济在重庆也出现了铩羽而归的案例。在正式运营仅仅5个月后,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于6月13日发布声明,正式结束旗下悟空单车服务,悟空单车退出共享单车市场。

“目前中国社会信用机制和相关管理制度相对滞后,也制约着共享经济的发展。”

“新生事物的发展往往不是一帆风顺的。”重庆仙桃智能样机创新中心副总经理刘成员称,共享产品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民众的需求,受到大众追捧,这也是共享产品日益多元化的动力;共享产品可以多元,但共享市场却不能随意泛滥,共享模式的推行,关键还需政府规划、引导市场,了解民众的真实需求,让共享经济真正为民所用。

“共享热潮之下,还需我们冷静地看待该模式的发展。”重庆市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黄波说,从市场运行和社会管理的角度而言,由互联网经济所衍生的共享经济在看似“繁荣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水土不服”的症状。

作为“共享经济”中最常见的b2c模式,在共享出行领域,重庆是布局最早的城市之一。2015年12月,全球最大的“自由流动式”汽车共享品牌“即行car2go”入驻重庆,并且是该品牌在亚洲地区入驻的第一个城市。目前,在重庆已投入600辆smart汽车,主要分布于市区的购物中心附近、高校及机场。

在重庆市社会科学院财经研究所副所长李万慧看来,目前市场上共享概念野蛮生长,使创新经济模式蒙羞;大量资本流向“伪共享”项目,追求短期利益。这一现象确实折射了市场创新不足、创意不够的尴尬,如此“共享”是走不远的。

李万慧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无论是已获得市场认可的共享单车还是刚刚兴起的共享充电宝,其模式都并非完美,政府要积极发挥“看得见的手”的作用,从市场规范、环境治理、城市空间治理的角度,制定出台一批“跟得上发展”的法律法规,鼓励各种市场主体实现产品的可循环利用和环境补偿,实现企业、市场和社会的良性互动与可持续发展。记者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重庆工商大学产业经济研究院研究员余兴厚对记者说,目前共享经济仍以商业信用为主,信用判断还比较单一,缺乏权威性,且线上线下信用信息脱节,导致实用性大打折扣。

在重庆,“猪八戒网”是最早开始进行“共享经济”探索、目前影响力也最大的企业之一。这家由媒体人创业成立的服务资源共享平台,目前已成为众包服务行业的领头羊和重庆互联网产业的标杆性企业,注册用户1500多万,有500多万是中小微企业。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